分享

從鄭捷與龔重安事件談情緒進化

 
如果,每個人的情緒都進化了,我們的社會就更加祥和
去年鄭捷的事件震撼全國,同時也造成社會上極大的恐慌,但當鄭捷還安好地在牢裡生活之際,前陣子新竹六歲小男童慘遭李姓男子殺害。當媒體大肆報導北投某國小女童割喉案的同時,桃園有一群青少年持刀亂砍一名葉姓男子的理由竟然是為了,好玩。鄭捷、龔重安、李姓男子與桃園這群青少年的行為可謂人神共憤,有人說這些人病了,也有人說是整個社會病了,到底是出了甚麼問題?
一連串的事件發生後,有人有開始談論嚴刑峻罰與死刑的必要性,當然也有人抱著亡羊補牢的心態開始重視起校園的安全,我想更多的人選擇了投入更多的心力保護自己小孩的安全。以上都是我們應該有,也好像只能有的作為,但是,過了十天半月,大家生活必然又會到原來的狀況,直到下一個震撼社會的不幸事件再次發生......。
⋯⋯  
他們的問題來源除了家庭社會環境外,與其說是他們的性格出了問題,不如說他們情緒出了問題。這樣的說法太抽象,有講等於沒講,不是身為一位諮商心理師應該說出的理由,我簡單地說,是他們的大腦前額葉出了問題。還記得唐三藏為了訓服大弟子孫悟空的法寶嗎?金箍咒,這個被鑲在孫悟空頭上的法寶正是唐三藏對付失控狀態下的大弟子的秘密武器,這是有道理的。隨著大腦科學的進步,許多的研究發現金箍咒所鑲著的地方,正是人類得以抑制原始情緒、控制失控情緒的地方。
即使人類演化至今已有數十萬年甚至更早,前額葉的演化加速的人類文明的進步,隨著科技的發展,前額葉也以超越一般演化的速度被開發。但是,主導人類情緒的邊緣系統卻一直處於原始狀態,到現在為止,戰、逃與裝死還是現代人習慣的情緒反應型態,幾千幾萬年未有改變。當然,社群意識下演化的同理心讓原始的人類有別於其他的生物,但控制情緒的機制演化不大,所以,高科技的現代人還是活在原始人類的情緒模式裡。
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稍可理解鄭傑、龔重安等人的內在心理歷程。憤努、恐懼、焦慮甚是憂鬱的情緒是每個人正常會有的情緒反應,但是在成長階段若是缺乏抗衡上述負面情緒的技巧與能量,其實,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殺人兇手甚至變態殺人魔王。任由邊緣系統原始情緒的發展,戰、逃或裝死往往導致許多悲劇的發生,想逃離自己極度的痛苦最快的方法就是毀了自己,在缺乏戰掉自己的行為勇氣下,戰掉別人好像比較不會那麼痛。戰掉別人後又以堅強的合理化藉口免去了罪惡感的攻擊,一副無所謂的裝死模樣就顯現在他們對被逮後還能從容面社會大眾的指責,甚至毫不諱言地宣稱自己沒錯、下次再犯的狂妄語言。如果現在再問一下鄭捷,我懷疑他當時的狂妄語氣應該部分地被牢裡安逸的生活軟化不少了吧。假若他依然故我,那把他轟掉只是剛好而已,這在法官大人的說法叫做無任何教化的可能。
在走到斷頭台之前,除了給他們一個法律上的教訓,我們再想想一個可能性,在他兩行兇前於路上徘迴之際,馬上給他們一副金箍咒,結果是否會好一點。我想,當然。但身為諮商心理師的我如果這樣說那豈不對不起國家給的那張證照。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讓每個人都自己有能力在情緒失控時戴上一副隱形的金箍咒,這樣的說法還是有點抽象。這樣說吧,我們每個人得在平時就建構好一條新的情緒反應迴路,一遇上焦慮、挫折、憤努的時候立即啟動此一機制,這樣一來大腦原始情緒的反應就被抑制了,這就是現代人應該正視、努力學習的情緒進化。
要建立進化的情緒反應迴路其實不難,要點是掌握大腦的運作原則。其實,人的大腦是很直接的,可以坐著的時候,大腦決不會花任何力氣站著,可以躺著的時候,大腦絕對立刻躺下來歇息,這就是大腦吝嗇的地方。人的大腦是很單純的,老是提醒著人們危險、憤努的訊息,它的功能就是要讓它的主人活下去,所以,任何外在引發各人憂鬱、憤怒的訊息通常被它不斷強化、反芻,於是我們常常越想越憂鬱、越想越生氣,不自覺地老是上了大腦的當。那倒底如何擺脫原始情緒的枷鎖,建立一條新的情緒神經迴路呢?從當下的放鬆做起。
放鬆,不只是放鬆,它還是建立新神經迴路必要的關卡與過程。下次有任何憤怒的機會時,不彷先試試這招,與人吵架的時候,偷偷留意自己的內在狀況,先深呼吸一口氣,覺察當下身體與四肢的激動,只要你願意先放棄吵架的輸贏,覺察當下的內在狀態,這時候你會發現:憤怒是可以停止的。也就是說,憤怒的時候你固然可以選擇用原始情緒,狗咬狗似地上了大腦的當,你也可以選擇用新的情緒迴路去反應,一種放鬆、覺察、冷靜與轉念的情緒體驗。當然,在達到這個境界之前,你必須要在生活裡有更多放鬆的時段,同時,最好先有過潛意識超級放鬆的體驗,這次讓大腦上了你的當,習慣以放鬆而寧靜的情緒應對外再情緒的刺激。
如果,每個人的情緒都進化了,我想,我們的社會就更加祥和了。
#鄭捷  #龔重安 
分類:親子

在生命的轉彎處,遇見,更美好的自己。更多相關文章,請參訪:《心理學人粉絲頁》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