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與惡】李大芝:「我要砍死學長,當殺人犯根本一點都不難嘛……。」 談大腦的情緒進化。

【與惡】李大芝:「我要砍死學長,當殺人犯根本一點都不難嘛……。」 談大腦的情緒進化。
被心儀的學長出賣,再度陷自己與家人於媒體的追逐壓力中,好不容易才適應的生活節奏再次被破壞......,這些的憤怒,激發了李大芝的ㄧ句話:「我要砍死學長,當殺人犯根本一點都不難嘛」。 
與惡 我們與惡的距離 李大芝 情緒進化
李大芝情緒大腦的憤怒迴路 
憤怒,是一種常見的情緒,當我們遇上憤怒的事件,憤怒會油然而生,而且絲毫不需掩飾地展現在當下的感覺、想法與行為上,若當下無法加以有效控制,許多的社會事件就發生了。 
憤怒,屬於大腦邊緣系統的管轄範圍,當李大芝受到外界媒體的刺激之後,邊緣系統的杏仁核立馬被神經激素啟動,透過神經元的連結傳達至下視丘後,除了啟動一系列原始反應例如戰鬥或逃跑之外,臉部、眼神、四肢肌肉也立馬呈現扭曲變形的憤怒反應,這反應的目的是為了戰鬥或逃跑。 
「我要砍死學長,當殺人犯根本一點都不難嘛」,李大芝當下把「情緒按鈕」調到戰鬥模式,就在要衝出店門外的那一剎那,幸運地被正向女神應思悅給攔了下來,慢慢地,李大芝才能把因應憤怒的「情緒按鈕」調回平靜模式。這一幕,是李大芝的原始情緒被正向女神成功轉換了。 
再回到戲院裡的李曉明 
「我要幹ㄧ件大事。」累積已久的負面情緒持續在李曉明的內心裡滾燙著,眼看著即將炸鍋,這時候他得做點事來平息鍋裡的熱水,因為,即將滾燙的熱水燒得他的身體很難過、燙得他的心理很焦躁,幹一件大事,對此刻的他來講或許只是剛好而已。 
李曉明在電影廳外也許還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按鈕」,於是在進入電影廳前沉靜了ㄧ下,與宋喬安擦肩而過的當下,原始的憤怒情緒按鈕撐到了頂點,這時候,恐怕連天塌下來也安撫不了他的情緒了。
最後,當射出的子彈冷卻下來、槍聲的回音在空氣裡停止之後,李曉明才能把憤怒的「情緒按鈕」調回平靜模式,回想ㄧ下當年鄭捷在捷運站裡被逮捕的模樣,不是就是這個樣嗎? 
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李曉明的問題除了與家庭、人際因素有關外,最主要的問題在於:「他無法控制原始的情緒大腦」。 
就如同李媽媽ㄧ再強調的:曉明小時候也很乖啊,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這一幕,李曉明欠缺了李大芝的「好運氣」,正向女神適時地在李大芝的情緒按鍵上轉了個方向,於是,只有我要砍死學長的語言,而沒出現學長被砍死的劇情。 
少了正向女神怎麼辦?重啟自己的大腦前額葉 
即使人類演化至今已有數十萬年甚至更久,大腦前額葉的演化加速的人類文明的進步,隨著科技的發展,前額葉也以超越一般演化的速度被開發。但是,主導人類情緒的邊緣系統卻一直處於原始狀態,到現在為止,戰、逃與裝死還是現代人習慣的情緒反應型態,幾千幾萬年未有改變。 
還記得唐三藏為了訓服大弟子孫悟空的法寶嗎?「金箍」,這個被鑲在孫悟空頭上的法寶,正是唐三藏對付孫悟空失控時的秘密武器,這是有道理的。隨著大腦科學的進步,許多的研究發現金箍所鑲著的地方,正是人類能夠抑制原始情緒、增進正向情緒的所在:「大腦前額葉」。 
根據科學人雜誌(2012)年的一篇文章(壓力讓你腦中一片空白):「正常情況下,前額葉皮質有如控制中心,會抑制較基本的情緒與衝動。新的研究顯示,無法掌控的劇烈壓力會引發一連串削弱前額葉皮質影響力的化學變化,這時大腦中較原始腦區的支配程度就增加了。基本上來說,壓力讓掌控思想和情緒的高階控制權,從前額葉皮質轉移至下視丘和其他比較古老的腦區。當較原始的腦區主控時,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不是驚慌失措,就是受制於平常控制良好的衝動:暴飲暴食、嗑藥,或是在地方特產店瘋狂掃貨,簡單地說就是失控了。」 
李曉明如果有能力在情緒失控之前,戴上隱形的金箍,提醒自己的前額葉奪回情緒的主導權,悲劇事件或許就不會發生。 
王赦的金箍顯然是經過了長期的鍛鍊與考驗過的,否則當糞便們在他唯一的西裝上塗鴉後,他如何能讚嘆攝影記者們「含屎奔赦」的才華呢。 
學會「正向呼吸三步驟」,你也可以成為正向女神或男神 
「情緒進化」的概念在於強化前額葉效能弱化邊緣系統功能,也就是強化正向情緒的能量、弱化負向情緒的影響。
觀想,是可以啟動大腦前額葉運作的簡單方式,透過想像與觀想的方式,想像有光的能量在前額葉裡擴散、想像有熱的能量在前額葉裡蔓延,意念所到的地方,正是能量所能及的部位。 
第一步(吸):在吸氣的過程裡,想像有光能、熱能順著鼻腔滲入大腦前額葉,ㄧ開始如果較難想像,那就假裝有即可。 
第二步(凝):停止吸氣、屏氣凝神,此時想像有光能在前額葉裡擴散、想像熱能在前額葉裡蔓延,擴散與蔓延的範圍越廣,當下大腦的感受就越舒服、越放鬆、越正向。 
第三步(鬆):緩緩吐氣,同時觀想前額葉的光與熱順著鼻腔,往下帶動下巴與肩膀的肌肉下沉,透過吐氣,順便體驗下巴與肩膀的下沉所帶來的放鬆感。 
在日常生活中隨時練習「正向呼吸三步驟」,隨時透過觀想來強化大腦的前額葉,這個隱形的金箍就會在你憤怒的時候,讓你憤而不怒、生而不氣。咒語,不是「哈、哈、哈」,而是「吸、凝、鬆」三個字。 (文:諮商心理師 吳學治)
#與惡  #我們與惡的距離  #李大芝  #情緒進化 
分類:親子

在生命的轉彎處,遇見,更美好的自己。更多相關文章,請參訪:《心理學人粉絲頁》

評論
上一篇
  • 【與惡】應思悅:「哈、哈、哈,沒事、沒事...」。談正向女神的正向之路。(吳學治 心理師)
  • 下一篇
  • 【與惡】劉昭國:「我是被害這家屬......」,受害者們哀傷背後的真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