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與九個我的生命紀事—多重人格的解構與重生。

多重人格 解離性認同障礙 心理諮商 謝雨辰 九分之一的我
情緒,用心去受,就能譜出愛的劇本;情緒,用腦去想,就會寫出亂的結局……。》(心理學人)
【九分之一的她】

憂鬱症,在失序的日常裡爆發,使得她原本就不順遂的生活更加難熬。
解離的人格,竟然是源自於小時侯來自於父親的家暴。
生活,猶如一場沒有邏輯的舞台劇,自我,成了一個喪失主導權的演員。隱藏在自我裡面的每個人格角色,都想在鎂光燈下展現風采。在這場雜亂而失序的戲劇裡,她充其量只佔了九分之一的戲份,這場戲,其他八個角色不只鳩佔鵲巢,甚至喧賓奪主,輪流肆虐了她的身體,也佔據她的心思。這一場連導演都無法掌控的舞台劇,終究要有落幕的一天,儘管混亂,縱使荒唐,她,被迫得親自體驗戲裡的酸甜苦辣、悲怒苦鬱……。
這不是杜撰的小說情節,而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名叫謝雨辰。
—————————————————————
【解離,其來有自】
解離,一種快速而有效的心理防衛機制,中邪,可能是一般人比較可以理解的說法。
大一的小夫在上課期間,被同學攙扶到諮商室裡,同學說他中邪了,身體突然僵直,失魂落魄的好像元神盡失,持續抽敘的身體,把上課的老師也嚇出了一鎮冷汗……。
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諮商後,才發現起乩只是小夫躲避壓力下的一種解離現象。
之所以會出現類似起乩的動作,是小夫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親眼目睹了一場前所未見的乩童起乩儀式,鬼魅般的彩妝、不協調的動作、刀刃、血液、驚恐,當下讓小夫嚇得魂不守舍。此時,受到驚嚇的大腦以散光燈的形式,在他的大腦裡,紀錄下此一震撼的神經迴路。
在一次被父親大聲責罵的事件裡,驚嚇的情緒喚醒了當年乩童起乩的恐懼迴路,小夫頓時出現了起乩式的行為,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僵直與抽蓄,靈魂好像從他的身體解離了出來……。
更具戲劇性的,是小夫起乩式的舉動瞬間壓縮了父親當下的勃然大怒,父親的關愛取代憤怒,原本的指責幻化成輕柔的安慰。這下子,小夫的解離得勝了,不只躲過了責罵,還贏得了意想不到的關愛。
就好像Pavlov實驗狗劇情的重演,從此以後,任何足以引發小夫壓力的刺激,最終都與起乩式的反應連結起來,逐漸形成了他獨特的抗壓劇本……。
—————————————————————
【多重人格,解構重生】
就像精神分裂症在新時代的背景下,改名為思覺失調症一樣,多重人格障礙也被新時代起了個新名字:解離性認同障礙(DID)。
多重人格障礙患者分離出來的每一個人格,都具有穩定性、獨立性、完整性與擁有個別思考模式和記憶的,這些相互認識的分裂人格們,會在患者的大腦裡輪流出現,並試圖控制著患者的思想與行為。
解離性認同障礙,可能與童年期的心理創傷有關,長期無法有效宣洩的情緒與壓力,肯定是症狀更加惡化的關鍵所在。
當九分之一的雨辰,把心理治療與諮商重點聚焦在憂鬱症之際,同時也加速她在日常生活上的混亂,因為,隱藏在憂鬱症診斷裡的不同性格們,會一一輪番出面抗拒,抗議著為什麼要破壞原本看似和諧的混亂。然而、他們始終無法同理雨辰的痛苦,屢次自私的以自己認為最好的思維與行為方式,企圖讓真正的雨辰好過一些……。
還好,還好,雨辰最終還是選擇治療與諮商,雖然耗時許久,但解離性認同的障礙也得到了緩解。
—————————————————————
【愛,用心去受】
《情緒,用心去受,就能譜出愛的劇本;情緒,用腦去想,就會寫出亂的結局。 》
負面情緒,請用情緒直球對決,透過認知心理機轉策略,只能暫時安慰受到創傷的感受,除了無助於情緒的釋放外,更有可能形成錯誤的因應習慣與行為,甚至如同雨辰一樣,逐漸演進成解離性認同障礙。一旦你的情緒,複雜到連自己都無法解開之際,請嘗試在生命的早期,讓專業的來協助你吧。(文:心理學人 /圖:Pexels)
推薦書籍:《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與重生的靈魂解藥。》
https://reurl.cc/V65v86
#多重人格  #解離性認同障礙  #心理諮商  #謝雨辰  #九分之一的我 
分類:親子

在生命的轉彎處,遇見,更美好的自己。更多相關文章,請參訪:《心理學人粉絲頁》

評論
上一篇
  • 憂鬱共舞。在憂鬱裡學習成長的六堂成長諮詢課程
  • 下一篇
  • 面對新冠病毒的疫情,悲傷了,怎麼辦?心理學人:萬一中鏢,只好悲傷,悲傷夠了,該是勇氣登場的時刻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